《大道朝天》正文 第六十八章剑法自然

    当年那次青山试剑大会的时候,顾寒就曾经试图用锁清秋锁死井九的宇宙锋,只是没有成功。

    这名清容峰的女弟子难道也会锁清秋?

    无数道视线落在了梅里的身上,梅里平静说道:“这是我清容峰的剑网术。”

    是的,很多人已经发现了,平咏佳手指间散发出来的那些剑意非常细柔,更像是一道道无形的剑弦,以一种极其繁复的方法编织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张网。

    不管方星外的飞剑是一道曲折前行的梅枝,还是别的什么,落在那张网里,就像落在蛛网里的昆虫,如何还能飞走?

    众人议论的时候,方星外也感觉到了飞剑处传回来的沼泽般粘滞的感觉,生出强烈的不安,知道必须立刻夺回控制权。

    他顾不得愤怒于这位师妹故意装作可怜的手段,剑元疾运,便要夺回飞剑,同时右手中食二指一并,捏了一个剑诀,准备紧接着施出七梅剑诀里威力最大的杀招!

    平咏佳这时候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抓住了对方的飞剑,正在高兴,忽然感觉到从那道飞剑里传来一道巨力,而且那道飞剑剧烈地颤抖起来,隐隐散发出一道杀意。

    他怔了怔,然后不惊反喜,心想这个我熟啊!

    在神末峰的时候,他没有办法练剑,很是无聊,元曲师兄那时候也没有真正的剑,非但没有同情他,反而经常嘲弄他,在他面前施展七梅剑诀气他……这招剑法他没见过一百遍,几十遍也是见过的。

    问题是,怎么解决这招杀意极足的剑法呢?

    平咏佳还在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双手已经本能里动了起来。

    他的手指在薄雾间高速弹动,看似慌乱而没有任何规律,实则却是连续施出了十余招无端剑法!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密集的清脆撞击声里,那道正在试图脱离控制的飞剑,被平咏佳的手指连续击中!

    就像是暴雨里的蜻蜓,每次想要飞起,却被一颗硕大无比的雨珠砸中,根本无法离开,最终只能颓然无力地倒下,透明的翅膀与轻薄的虫身,就这样在满天暴雨里崩解,变成碎片……

    那道飞剑竟然就真的这样碎成了数十段,就像是被人用钳子剪下来的铁皮般,向着石柱下方飘去。

    方星外飞剑被毁,剑丸受到反噬,喷出一口鲜血,向后倒去,随之跌落。

    一道剑光闪过,接住了他。

    那些飞剑碎片却无人去管,落到了地面,发出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响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梅里也是如此,她抬头看着石柱上那个瘦削的身影,脸上满是意外的神情——你胜了方星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你怎么会清容峰的无端剑法?

    那些清容峰的女弟子们也很吃惊,纷纷询问梅里此人是谁,梅里却是没有说话。

    有些人觉得眼前这幕画面有些眼熟,然后才想起来,很多年前井九也是用自己的双手折断了过南山的剑。

    当时的过南山要比现在的方星外强多了,可井九的手当时也流了些血,哪里像这名清容峰女弟子这般随意淡然。

    有人下意识看了过南山一眼。

    过南山则是看着那名戴着笠帽的清容峰弟子,觉得有些古怪。当然,像他这种境界的弟子自然与师长们一样,能够看出那名清容峰弟子用的确实是最正宗的无端剑法,而且学的极好,造诣极高,非数十年苦功不能致。

    难道这名清容峰弟子是南忘师姑私下收的弟子?

    过南山清声说道:“这位师妹,请下来吧。”

    平咏佳还沉浸在此生第一次剑战获胜的惘然与喜悦之中,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心想师姑的剑道法门居然这么强吗?

    他这时候想的师姑自然不是南忘,而是赵腊月。

    那年吃火锅的时候,赵腊月与卓如岁讨论过几句剑意入体的法门,刚好被他听到了,所以他才会在剑峰上睡了好几年……

    平咏佳忽然生出难以想象的勇气与自信,指着剑林下方的简如云说道:“不,我要挑战你!”

    剑林四周轰的一下乱了起来,不是因为他居然有勇气挑战两忘峰最强者之一的简如云,而是他的声音明显是个男子!

    清容峰上次出现男弟子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名昔来峰长老沉声喝道:“摘下你的笠帽,表明身份!”

    平咏佳自然不在意,摘下笠帽,露出了自己的脸。

    对绝大多数青山弟子来说,这张脸都是陌生的,但有些人对这张脸的印象则极深。

    林无知看了梅里一眼,梅里平静无语,他便知道她早就知晓了那人是平咏佳,不由微微一笑。

    有些人曾经在天光峰顶看见过平咏佳,不由震惊无语。

    那名昔来峰长老脸色阴沉喝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清容峰弟子!”

    平咏佳一脸无辜说道:“我可没有承认过我是清容峰的人。”

    林无知见梅里不说话,笑容更盛,问道:“那么你到底是谁呢?”

    “神末峰弟子平咏佳。”

    他的视线在各峰师长与青山弟子们处划过,最后落在简如云的脸上,说道:“家师井九。”

    ……

    ……

    听到平咏佳的话,剑林四周变得异常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很多青山弟子这时候才想起来,神末峰似乎是有个很不起眼的弟子,他居然没有去云集镇,而是一直留在青山里吗?

    那位昔来峰长老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云行峰的时明轩长老阴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在青山里,谁都不准提那个剑妖的名字!你也没有资格参加试剑大会!”

    时明轩是简如云的授业恩师,他虽然相信简如云肯定要比这个入青山时间不长的平咏佳更强,但……平咏佳明显有些古怪,而且毕竟是井九的关门弟子,所以他要阻止这场剑争。

    平咏佳理都没有理这个人,只是盯着简如云的眼睛。

    其实很多人都清楚,在平咏佳说出家师井九这四个字后,这场剑争便再难避免。

    简如云神情不变,唤出飞剑踏了上去,数息后便来到了天空里,衣袂随风飘摇,便如一只大鸟。

    “就算你学了清容峰的无端剑法,也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你根本看不到我的剑。”

    简如云看着平咏佳面无表情说道,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云行峰用的是苍鸟剑法,讲究的是苍鸟在天,云影相映,剑法灵动至极,颇有玄门道法、甚至是中州派天地遁法的意味。

    如果平咏佳连他的飞剑真实轨迹都捕捉不到,又如何能够像先前战胜方星外那般困住他的剑?

    简如云轻挥衣袖。

    一道飞剑自袖里飞出。

    他的动作看似随意,那道飞剑却是瞬间来到平咏佳的身前,比先前方星外的飞剑不知快了多少倍!

    “太快了!”

    平咏佳的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时,其实简如云的飞剑还没有从袖子里飞出来。

    准确说,那时候简如云的肩头才刚刚动了一下,他就自然生出对方的剑太快了这种概念。

    如此快的飞剑,他没有自信能够用无端剑法困住对方,那么便只剩下两个选择——或者用飞剑拦截,或者避开。

    因为他没有剑……所以其实只有一个选择。

    问题在于,对方的飞剑如此之快,他凭身法闪避怎么可能来得及?

    就在平咏佳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提前做出了反应,抬起右脚重重地踩在石柱表面!

    喀喇一声,石柱顶端出现一个豁口,碎石簌簌落下,借着强大的反震力,他的人向着天空里飞去,瞬间消失无踪。

    没有人注意到,在他消失之前,有数十道极淡的剑光从他的领口、他的衣袖、他的鞋底、他的发丝间飘了出来。

    简如云微微一怔,以为平咏佳用的是剑遁术,挑眉寒声道:“找死!”

    不管剑遁术再如何了得,又如何能避开苍鸟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哪里可能比真的飞剑更快?

    简如云衣袖微卷,那道飞剑随之破空而回,他踏到飞剑上,向着天空上方追去,剑光顿时大盛!

    薄雾笼罩着石林,却遮不住那道剑光,引发青山弟子的一阵惊呼。

    这不是驭剑,而是真正的御剑。

    只有掌握剑道真义的剑修,才能通过御剑的手段,把苍鸟剑法的威力发挥至最大。

    谁都没有想到,简如云沉寂数年,竟然已经把剑道修为提升到这种程度!

    苍鸟剑法讲究一击则走,出剑必杀,以简如云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平咏佳只怕要受重伤,甚至被直接杀死!

    很多人都想到了这种可能,过南山非常担心,想要出声阻止这场剑争,却发现不管是上德峰的迟宴长老,还是时明轩长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盯着高空的云层后面,神情异常凝重。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