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八十章我让你们动了吗?

    皇宫与天空里都是那样的静寂,人们震惊无语地看着殿前的井九,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

    你修道区区数十载,便要与谈真人战?

    要知道谈真人是朝天大陆无可争议的最强者,就像柳词真人当年一样,皇城大阵轻易踏步而破,道门玄功已至绝顶,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谈真人感慨说道:“真人的自信风采,还是如当年一样。”

    井九说道:“我是青山掌门,当然我来,这种道理我还是懂的。”

    “就算你是景阳真人再世,境界终究还是太低,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谈真人看着他认真说道。

    听到这句话,大臣们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天空里的修行强者们则是若有所思。

    是的,那个站在皇宫广场上的白衣男子是最年轻的青山掌门,而且很有可能是景阳真人再世。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当然就应该如此自信,哪怕面对的是谈真人。

    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狂妄的事情,放在景阳真人的身上便是理所当然。

    这是修行界的共识。

    就像另外一个共识。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

    井九说道。

    前世的景阳从来没有对手,他此生也从未输过。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谈真人的身上,想要知道他的决定。

    在很多人想来,谈真人应该会接受井九的邀战,因为即便井九是景阳真人再世,历劫重修的岁月太短,怎样都不可能战胜他。但没想到的是,谈真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摇了摇头。

    这便是不接受的意思。

    做出这个决定,谈真人的神情变得轻松了些,原因很复杂。

    除此之外,他的眉宇间还有一抹淡淡的遗憾。

    能与景阳真人交手,是他们那一代强者们最大的心愿。

    井九说道:“那两派各出十人,分别打十场。”

    如果这样处理,那么谈白两位真人再如何强大也只能稳胜两场,其余八场的胜负未为可知。

    一名一茅斋书生听着井九的话,微微挑眉说道:“这是准备以上驷对下驷?”

    “不,这是他对青山宗的信心。”布秋霄面无表情说道。

    很明显,井九认为除了谈白这两位真人,其余的中州派强者不值一提,绝对不是青山剑修的对手。仔细想来确实如此,不算元骑鲸与方景天,广元真人、伏望、南忘还有墨池这些破海巅峰或者上境的长老便足以横扫一片。

    柳词走后,青山的巅峰战力不及中州派,中间层次却是远超云梦山。

    井九平静说道:“如果你觉得这还不足以表明两派的全部水准,可以增加到百场,千场也行。”

    听到这句话,那名一茅斋书生不再说话,其余各派的修行者们也很是无语。

    青山宗的内门弟子现在全部加在一起大概也就是一千名左右。

    井九真是对自己的青山有信心至极。

    满天晨光里,谈真人忽然伸出了右手,说道:“五场,胜者继续。”

    那些冲出大殿的臣子们已经回到了廊下,皇宫广场一片安静,甚至有些像荒野。

    只有谈真人带着景辛站在那里,还有一顶青帘小轿停在宫墙边,无人注意。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好。”

    天地间再次哗然。

    没有人看好青山宗。

    就算元骑鲸已经提前来了皇宫,就算麒麟不出,青山宗也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

    谁能战胜谈真人?

    而且应天门上的那团云雾正在晨光下微微发亮。

    谈真人的脸上没有任何喜色,神情木讷说道:“请解了皇城大阵,不然难言公平。”

    井九没有做什么,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皇城大阵已经解除,那些石柱不再发光,重新变回了死物。

    谈真人举起右手,天空里的十余艘云船向后退去,直到朝歌城外十余里处才重新停下。

    看着这幕画面,人们有些吃惊。

    都说中州派是白家当道,掌门只是虚位,从今天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井九说道:“请。”

    谈真人说道:“不知青山由哪位道友率先出战?”

    无数道视线望向天空,望向偏殿,仿佛下一刻便能看到一场风雪。

    朝霞染红天空,没有落雨的征兆,更没有雪。

    如果元骑鲸没有来,那方景天呢?

    青山两大通天都不到场,谁来打?

    ……

    ……

    景辛离开了谈真人身边,向着宫墙走去,没有理会那些让道的太监。皇城大阵已经解除,但还需要清场以及加设新的屏障,不然接下来青山宗与中州派的五场强者战,绝对会把整座皇宫都毁掉。

    谈真人站在广场上,姿式很随意,布衣随风轻飘,却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强大感。

    人们很确定谈真人会获得第一场的胜利,甚至认为他会连胜五场,不管禅子还是布秋霄,也都这样认为。

    青山没有谁能战胜谈真人,就连整个朝天大陆都没有,除非刀圣曹园从白城过来,问题是曹园可以是果成寺的人,可以是风刀教的人,却不是青山的人。

    谈真人站在广场上静静地等着,没有任何着急的意思。

    清场在继续。

    金牛两位供奉自地底出来,接过了大阵的部分控制权,设置好了元气屏障墙。

    一名秘侍卫带着几名太监,确定宫墙附近的安全,便准备把那顶青帘小轿抬走。

    那几名太监被今天的阵势吓得不轻,脸色苍白,看着广场上谈真人的身影,眼里满是恐惧,被那名秘侍卫低声说了几句,才颤着手握住了青帘小轿的杆子。

    就在这个时候,青帘小轿里忽然传出一道声音:“我让你们动了吗?”

    那声音没有什么情绪也谈不上悦耳,很是寻常。

    如寻常的大江大河与大海。

    如寻常的高峰天空与太阳。

    那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座皇宫、朝歌城乃至天地。

    青帘小轿里居然有人?

    无数道猜疑的视线投了过去,有人心想难道是水月庵的太上长老亲至?

    那些殿上亲眼看到南筝前来报信的大臣们,更是茫然无比,心想怎么还有人?

    人们觉得最诡异的是,青帘小轿里那人说的这句话,听着像是对那些太监说的,却更像是对谈真人与井九说的!

    ——我让你们动了吗?

    一位是青山掌门真人,一位是中州派掌门真人。

    放眼朝天大陆,上溯千年,谁有资格有胆量同时对他们这样说话?

    ……

    ……

    (月初与大家报告过,这个月要搬新家,事情特别多,还要准备湖北全家人来避暑,所以更新肯定会少些,尽可能争取不断,在这里再次做出预警,不过想来真是有意思,就像过去十来年那样,遇着封推,我便会因为各种莫名的原因断更,遇着大高潮的时候,同样也会……啊,我这体质很有些初子剑的感觉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