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一百章人间夜夜皆良宵

    第一百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雪原已经平静了很长时间,各宗派的修行者都回山了,白城周遭变得安静很多,但城里却因为回来的信徒变得更加热闹。

    只有那道山崖前的小庙依然如过去的这些年一样,不热闹也不冷清,那尊金佛只是平静而肃穆地注视着北方。

    连三月走进小庙,在门槛上坐下,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对着雪原,而是对着庙里的那尊金佛。

    井九站在庙外的平地上,看着雪原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连三月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地看着金佛,偶尔换个姿式,偶尔笑一笑,显得很开心的样子。

    刀圣曹园的声音在小庙里响了起来,往年浑圆而若有缺的声音,今天满是缺口,颤抖的非常厉害:“你不喜欢吃黄瓜,那吃萝卜好不好?”

    连三月笑了笑,看了眼案前那根水灵灵的萝卜,说道:“很多年前,我对你说要不要去南边。”

    那道声音颤的更加厉害,说道:“你怎么就不喜欢吃萝卜呢?”

    连三月说道:“不要再重复了,我知道你这时候很紧张。”

    曹园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当时以为……你喜欢守在这里的我,虽然我守在这里不是为了你。”

    连三月说道:“如果你当时答应跟我走,我们应该会同行一些年。”

    曹园很认真地说道:“我很后悔。”

    连三月忽然转头对井九说道:“你走远点。”

    井九便去了千里之外。

    连三月说道:“我有些累,想睡会儿觉,你抱着我好不好。”

    曹园颤着声音说道:“好。”

    连三月在佛前躺下,慢慢闭上眼睛,香甜地进入了梦乡。

    这一睡便是三天三夜。

    连三月睁开眼睛,说道:“我走了。”

    曹园颤着声音说道:“好。”

    连三月走出了小庙。

    井九回到了小庙前。

    曹园对他说道:“谢谢你。”

    井九沉默不语。

    曹园接着说道:“谢谢你还活着,可以陪陪她。”

    只要她开心就好。

    连三月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不要这么说,你陪我的时间可比他长。”

    ……

    ……

    离开白城,井九与连三月去了居叶城。

    他们没有吃火锅,而是吃的手把羊肉,连三月觉得这样才痛快。

    井九静静看着她吃,也觉得很痛快,然后被她有些不耐烦地塞了颗糖蒜。

    糖蒜又酸又甜,含久了有些苦。

    吃完羊肉,他们开始逛街,就像在三千庵里游湖一般,连三月很自然地伸手牵住他的衣袖,脸上满是小女儿的神态,很是开心。

    她从来不会主动牵他的手,反正用不了多长时间,井九就会主动握住她的手。

    离开居叶城后,他们又去了好多城,就像那几年一样在世间随意行走着,看了一轮的春夏秋冬。

    再次回到大原城外的三千庵时,又是一个春天,白早还在沉睡。

    “这孩子某些方面真的有些像我,就是太柔弱了些。”

    连三月站在窗前,看着雪茧里若隐若现的身影,说道:“你以后对她好些。”

    井九没有说话。

    湖边有些安静,柳枝轻拂水面,蜻蜓落在水面,青蛙跳进水面,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连三月说道:“我想听琴。”

    井九说道:“我们都不会。”

    ……

    ……

    大原城有位李公子极为出名。

    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是大原城守,也因为鹿国公对他的诸多暗中照拂,在城里经营着几家古董行,来往皆是名流,真可谓是一等清贵。

    他年近半百,身体却是极好,看着极为精神,还是被称为公子,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不知为何,他始终没有成亲,鬓角很早便染了霜雪,看着便有几分孤苦。

    去年深春的时候,李公子忽然有些莫名心悸,请了大夫来看,也没有任何说法。

    要知道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病过了,自从那年接到天上落下的那瓶丹药之后。

    心悸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年,又到了初春时节,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让他时常夜不成眠,虚汗直出。

    为了让精神好些,他打起精神,带着管家出了大原城,准备去山里游玩几天。

    大原城外有好些名胜风景,他却如往年一般,很自然地走上了那条道路。

    管家早就已经习惯,不以为异,抱着古琴跟在身后。

    入山绕谷,迎面便是一方莲池,李公子来到水畔,看着水面的青青莲靶,想着盛夏时的风景,不由露出微笑。

    盛夏时便有莲花,风景更好,他当年便是贪看风景落入水里,然后见到了一生无法忘怀的仙女。

    离开莲池,继续沿着山路行走,待到山穷水尽处,有一片青草,青草里卧着块石头,上面写着两个字。

    “三千。”

    看着那块石头,李公子忽然觉得心悸更盛,甚至有些疼痛起来,脸色骤然苍白。

    管家看着他情形,赶紧上前扶着,询问要不要歇息,然后去寻个大夫。

    李公子有些粗暴地把古琴从管家手里抢了过来,然后让他不要跟着进去。

    ……

    ……

    三千庵的师太们对李公子很熟悉,因为他经常捐些东西,而且每年都会来弹一次琴,偶尔也会饮醉之后一人来此孤坐。

    按道理来说,她们应该会很欢迎他的到来,但今日情形有些特殊,只能面带难色地把他拦在了小桥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而毫无情绪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让他进来吧。”

    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李公子的身体便僵住了。

    恍若隔世。

    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世。

    李公子有些虚脱,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面。

    他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或者说能说些什么。

    他用擅抖的手指解开琴囊,取出古琴搁在膝上,又用颤抖的手指调整个琴弦的位置,务求要奏出今生最满意的琴曲。

    “不要着急。”那道女子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李公子沉默了会儿,缓缓呼吸数次,终于冷静下来,手指落在弦上开始拨动琴弦,琴声渐起。

    脚步声轻响。

    连三月从桥那边走了过来。

    李公子不敢抬头,只能看到裙裾一角,手指却控制不住地再次颤抖起来,曲不成调。

    “慢慢来。”连三月说道。

    李公子深深地呼吸了数次,终于敢抬起头来,直视连三月的脸与眼睛,渐渐冷静。

    连三月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情,说道:“仙人殊途,说的是寿元的关系,我当年没想明白,总以为你会比我先死很久,那便无甚趣味,早知是如此,当年我就应该留在大原城听你几年琴也是好的。”

    李公子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因为他是聪明人,听懂了仙女的意思。

    井九在桥那边静静听着连三月的话,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没有嫉妒,什么都没有。

    李公子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眼睛,平静地开始弹琴。

    琴声淙淙如流水。

    还是那首良宵引。

    ……

    ……

    良宵渐至,夜色深沉。

    连三月望向井九问道:“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井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连三月接着说道:“我喜欢很多事物,很多人,在世人看来,这是不是水性杨花?”

    “只要你活着,做什么都行。”井九说道:“我可以给你找几万个男人或者女人。”

    连三月挑眉,说道:“想死啊你?”

    井九嗯了一声。

    “真是孩子气,明明是世间最怕死的人,偏要说这样的话。”

    连三月摸了摸他的脸,说道:“当初我去白城玩,你气的要死要活,每天都去找南忘要酒喝才能睡着,但酒醒后,你连她都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想到死字?”

    井九说道:“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他太喜欢打架,而你又打不过雪……女王,比较担心。”

    连三月微笑说道:“当年的你太孤独,才会养成这种怪异的性子,但这一世不是很好?你有那么多徒弟,我也就放心了。”

    话语里有情意,琴声里也有情意,她转身望向桥那边,看着依然在弹琴、手指染血而不自知的李公子,说道:“你不要吃醋,要知道你对我是特别的,原因说来俗气……因为你比我强,而且曾经是我的求不得。”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当年与你分开,是觉得这样下去你会无法飞升,我不想这样。”

    连三月静静看着他说道:“飞升有什么好处?”

    井九说道:“只有一直活着,才不会分离。”

    分开,就是为了不分离。

    “如果早知道我飞升会激得你冒险提前,我会等你。”

    对井九来说,这是他最动人的情话。

    我会等你。

    “嗯。”

    连三月牵起他的手,轻轻靠在他的怀里,说道:“这次不用等我了,我在来世等你。”

    然后,她变成了无数道金光,渐渐散去。

    散到天空里,那便是晨光。

    太阳照常升起。

    琴声呜咽。

    李公子痛哭失声,一夜白头。

    青儿泪流满面,一夜便懂了人的苦处。

    白城迎来了一场地震。

    一道雪亮的刀光直入雪原深处。

    不知何时回。

    不知是否一去不回。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