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还君明珠

    那天夜里,走到累了,酒意散了,两人进了殿,上了榻。

    她说有些累,要他给自己捏捏肩,他说好。

    殿里很安静,只有他们的呼吸声。

    她忽然说道:“你想好了吗?”

    他沉默不语。

    她看着他静静说道:“再这样下去,我会吃了你噢。”

    他松开手,坐到十几丈外的椅子上,喝了一杯冷茶。

    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终究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

    没有过多少天,他们的手又牵到了一起。

    他偶尔给她捏捏肩,她偶尔摸摸他的头。

    大概又过了十年,母亲去世,顾清回了趟家。

    回到朝歌城,这座宫殿就像家一样,让他放松下来。

    于是他决定喝些酒。

    酒入枯肠倍思亲。

    她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

    他越喝越精神,泪水却是越来越多。

    忽然,他觉得有东西在脸上拂过,擦掉了那些泪水,就像春风一样温柔,舒服,仿佛能拂平所有的痛苦。

    那是她的尾巴,毛茸茸的尾巴。

    “好玩吗?”

    她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强自平静着,于是笨拙着,声音微颤说道:“我借你玩啊,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顾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有些窘迫地看着他,脸有些微红。

    他忽然觉得这样挺好。

    ……

    ……

    顾清与她在一起已有六十年。

    但终究意难平。

    “我以前觉得自己应该向师父学,大道之上独行便是,直到后来遇着你才知道我的道与他不同,我需要同行者。”

    他看着胡太后的眼睛,说道:“既然我们注定无法走到最后,那便……无法走到最后。”

    “一百年了。”胡太后盯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说道:“就算我是妖族,又能有几个一百年?你就能完全当作不存在?”

    顾清说道:“六十年前我便与你说过,如果你愿意与我同修大道,不管是监国还是青山掌门我都可以不要,我带着你去蓬莱,如果那还不行,那我们就去异大陆……但你当时说你放不下皇上,要我再等些年,于是我等了你三十年,最后一次问你,你还是放不下。”

    胡太后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承诺过,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离开。”

    “我当时不愿意,但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接受。”顾清沉默了会儿,说道:“那么你曾经说过的话现在都不算了吗?”

    胡太后面无表情说道:“我只是有些嫉妒她。”

    顾清说道:“与她无关。”

    “但你也答应过照顾我一辈子。”胡太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会的。”顾清平静说道:“直到我死的那天。”

    胡太后声音微颤说道:“你没有错,我放不下尧儿,而你也总要有你的日子,我只是……只是有些难过。”

    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谁都能看出她的难过,因为她的眼神非常淡,淡的没有什么颜色。

    顾清走上前去,牵起她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也不能没有你,一想到便会难过。”

    胡太后的眼睛里渐渐有了些颜色,说道:“可是我会嫉妒,我会吃醋,我会发疯……那样会出事。”

    顾清没有说话。

    胡太后声音微颤说道:“好吧,我会慢慢习惯的。”

    顾清摸了摸她的脸,带着歉意与怜惜,但更多的是坚定。

    ……

    ……

    太后是不能改嫁的。

    不管对方是监国还是未来的青山掌门。

    所以顾清与她向来很谨慎。

    好在现在皇城大阵就在顾清的控制下,没有人能在皇宫里窥视,他也不担心这件事情会败露。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座宫殿里被人放了一件法宝。

    那件法宝的品阶非常高,却没有任何杀伤力,也没有任何气息外溢,当年能在云台上藏那么多年,自然也能藏在皇宫里。

    当天深夜,一名老太监佝偻着腰来到了浣衣局,通过后门去了那片宅坊。

    没过多久,他借着夜色来到一座极偏静的宅院里。

    宅院的阵法无声开启,把他带到了最深处的花厅里。

    一位鬓角斑白的独臂老者,坐在椅上静静地看着他。

    那名老太监不敢有任何犹豫,一掌拍向自己的腹部,呕出了一粒浑圆的明珠。

    这粒明珠便是中州派的至宝——还天珠。

    那位独臂者者便是在百年前朝歌城一役里断臂的中州派长老越千门。

    越千门接过还天珠,面无表情问道:“都在里面?”

    老太监说道:“如果半年里发生过什么事,都在里面。”

    越千门微微一笑。

    这颗还天珠对中州派来说很重要,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

    如果确实如真人推算的那样,那么青山很容易被搞臭,与朝廷之间的关系会破裂。

    当然,在此之前中州派会试着看看能不能利用这颗还天珠让顾清做些事情。

    想着这些事情,越千门忽然听到了夜空里传来一道极微渺的笛声。

    他想到了一百年前皇城里的那道笛声,神情骤变,毫不犹豫施出全部的道元,从原地消失。

    中州派的天地遁法天下无双,只要让他离开这座宅院,便能借着夜色逃走,即便是那道笛声的主人也不见得能再找到他。

    但那片夜色不是真的夜色,而是两道黑色的幕布。

    那是阴凤的双翼。

    越千门被阴凤从夜空里逼出身形,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便被随笛声而至的那柄无形小剑贯穿了头颅。

    不愧是炼虚境的大强者,受到如此残酷的伤害,他竟还没有死去。

    就在这个时候,宅院上空的夜色里忽然撕开了一道缝,把他吞了进去!

    玄阴老祖从夜空里落到地上,紧紧地闭着嘴。

    只听得一阵沉闷的声音在他的腹部不停响起,就像是无数颗丹药同时在鼎里炸开。

    那是越千门临死前的自爆,即便是玄阴老祖也觉得有些难过,脸色苍白,双眼血红,强行调集魔息才镇压住。

    看着随夜风飘落的那根头发,他的眼里流露出心痛的神情,叹了几口气,把还天珠从嘴里吐了出来。

    阴凤看着这幕画面,嘲笑说道:“也不知道你这一下尝了多少人的口水。”

    玄阴老祖沉着脸没有理它,把还天珠交给了阴三。

    阴三用衣袖隔着接住还天珠,有些嫌弃地吹了口气。

    随着这口气,还天珠投射出无数道光线,在墙上投射出画面,同时还有声音响起。

    看完今夜顾清与胡太后的对话,阴三感慨说道:“真情实意,着实感人。”

    阴凤说道:“算是没给青山丢人。”

    在它看来,不管顾清最后能不能成为青山掌门,身份已经在这里,即便和女人乱来也要找个配得上他的,太后这个身份不错。

    玄阴老祖忍不住说道:“我总觉得和我相比,你们青山宗才是邪道。”

    阴凤认真解释道:“我们不吃人。”

    玄阴老祖这才发现那个老太监还活着,直接一掌拍成肉末,嫌弃说道:“这等人的肉不好吃。”

    阴三微笑向着院外的夜色走去,说道:“像顾清这样有趣的人,可要慢慢吃。”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