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陆肆壹章 揭真相

    翌日,舜钰睁眼见得满室雪光,便晓昨又落了整夜,不由思绪万千。

    沈二爷他们不知离京城还有多远,这样的天气实不利于行军打仗。

    她叹息一声,抚摸着少腹,自打怀了这娃,却与怀元宝小月亮时候又不同,变得多愁善感了。

    想起元宝小月亮,眼眶不由泛起潮濡,她索性起身下榻,芳沐姑姑候在外面听得动静,端了热水进来伺候洗漱。

    待用过早饭,舜钰拎起铜铫子,去院里扫些松叶上的积雪,放火盆前炖团茶吃。

    听芳沐姑姑隔着帘子禀报:“皇后娘娘来了。”

    舜钰阖起书页,心底早有准备,夏皇后和前世里的夏贵妃一个样儿,还是这麽地沉不住气。

    帘子一响,被宫女簇拥着进来个女子,穿一身红色底方棋朵花四合如意纹锦袍儿,梳牡丹高发髻插满金翠,迎上她的面容,虽是抹粉施脂描眉画鬓,却肤肤透黄、双目无神,颧骨突起,显得十分消瘦憔悴。

    舜钰暗忖,前世里的夏嫱虽为贵妃,整日里挖空心思想当皇后,争宠讨媚最爱惜这张娇颜,而今世总算得偿所愿,怎却枯若朽木萎如残花般呢。

    宫女搬来黑漆山水纹扶手椅,伺候夏嫱坐了,她抱着小手炉,看舜钰跪拜行礼,遂命她起身。

    再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却是怔了怔,这沈夫人原来见过,那时她还待自闺中,与太子时好时坏,遂在天宁寺不顾名节勾引沈阁老,见他却与个身穿僧袍的绾发少年暧昧不明;后在太子府又见他一回,皆是做男儿装扮,而今看她青丝松挽,穿水红软绢衣裙,难形容的风流娇媚,这其间的阴谋阳谋,是前朝的事,她不甚有兴趣。

    目光滑落至舜钰少腹处停滞会儿,才开口问:“快几个月了?”

    “蒋太医说欲近三个月。”

    夏嫱语气似含柔怜:“总是没好结果的,又何必由他生长呢,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彼此都少些痛苦为宜。”

    舜钰抿起嘴唇:“俗说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皆因爱儿一片赤诚之心。吾虽脑无足谋之智、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匹夫之勇,因爱儿之故,宁为其赤足上刀山,裸身下火海、升天诛众仙,入地斩魑魅,攀东山削壁平山巅,游西海汪洋战蛟龙,而无所畏惧,无所不能,纵是努力之举终将烟灭,同生共死亦是心满意足。”

    夏嫱听得有些动容却不显,此趟来别有目的。

    芳沐姑姑捧来茶水,她接过吃着,抬首看向挂墙上一幅鹰鹊图轴,微笑说:“吕大人的画是愈发好了!瞧苍鹰回首望蜂,崖下喜鹊瑟瑟欲逃,它何其无辜,又招谁惹谁了呢!芳沐姑姑伺候本宫几年,忠心护主,禀性淳厚老实,是个做事极稳妥的,却不知怎地如此不入冯夫人的眼?本宫提点冯夫人一句,汝为将死之人,其言也善,倒不必再存恃强凌弱之意。”

    舜钰等她言毕,平静回话:“在皇后娘娘眼中这是幅画轴,可在吾眼中它却是一个卦象。”

    夏嫱听了奇怪问:“此话又是何解?”

    舜钰开口道:“此乃山地落鹰鹊同林之象,阴腾阳落,鹊宿林遇鹰不相合,占此卦者易口角琐碎生事。反将恩人为恶,是非平地起风波,断曰心生恶意,谋事不利,节令过后,逢凶化吉,忧愁变喜。”

    夏嫱蹙眉又问:“可是为你自己占得卦象?“

    舜钰看着她摇头:“不为自己,是为皇后娘娘占的,若要细听来去首尾,烦请娘娘摒退众人。”

    一众退去,舜钰忽然按住她右手脉门,夏嫱一时呆住,待反应过来欲要挣脱,却被放开了。

    舜钰紧紧盯着她的面庞不说话。

    夏嫱便有些恼羞成怒,沉容喝斥:“冯夫人行为不端,对本宫更是大不敬,定要禀明皇上将你从严惩处。”

    舜钰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将死之人有何所惧!更况今儿是大雪节令,吾要擦亮皇后娘娘双目,抹褪您心间蒙尘,让您看清某些真相,虽是感觉痛苦总比当傻子强。”她又添一句:“卦中喜鹊即为皇后娘娘,而苍鹰........便是皇上。”

    夏嫱饶是再愚笨,此时也意识到甚麽,心突突地直跳,她咬牙说:“你直言不讳就是。”

    舜钰倒不急了,端起盏吃口茶,看了会窗外大雪如鹤羽片片飘扬,才慢慢道:“皇后娘娘大把掉发,眼中有血点,唇甲发绀,肤色苦黄,想必平日还伴头晕恍惚、心悸乏力、恶心呕吐、腹痛胃胀等症,是以不敢碰荤腥,只得终日嚼素。”

    她见夏嫱不感置信的瞪圆双目,沉声继续道:“此类症状想必是在皇后娘娘滑胎后渐显罢!吾略通些医理,方才按过您的脉数,竟从少腹暖宫里透中毒之相,且此毒异常霸道,娘娘.......恐是此生再难诞下龙嗣了!”

    夏嫱面色苍白,肩膀剧烈颤抖,不自主地狠捏手中茶盏:“你休得胡言乱语,若是中毒之相,为何太医屡屡诊脉,只道是滑胎后的虚症........”

    “是啊!为何太医就是诊不出呢?!”舜钰语气意味深长:“皇后娘娘还得仔细想想,滑胎那日吃了谁亲手递喂之食?你便能如那卦象所显,逢凶化吉且忧愁变喜。”

    “喜?喜从可来?!我是再无喜了!”夏嫱咯咯笑得直淌眼泪,手里茶盏豁啷一声落地,泼了一身一地的湿。

    “皇后娘娘可安好?”芳沐姑姑没得吩咐不敢进房,只隔着帘栊焦灼地问。

    前世里她二人斗的水深火热,彼此都恨进彼此的骨头里,而此时瞧她这番凄惨模样,舜钰忽而就释怀了。

    她面露悲悯之意,嗓音很是温和:“外面雪愈发落的紧,皇后娘娘还是早些回罢,一路湿滑难行还请多珍重。”

    “是该走了........天都黑了!”夏嫱嘴里嘀咕,昏昏懵懵站起辄身往门前走,又听得有声音从背后传来:“芳沐姑姑吾这里用不上,还是交还给皇后娘娘处置罢!”

    夏嫱默默颌首,出得房去。

    舜钰看着窗外大亮的雪色,听得一声急促的尖叫,透满惊恐,很短,瞬间就再无声息!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