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何为真(求订阅)

    拍卖的事,没什么好专门描述的。

    大致上就和大家了解的差不多。

    最多也就在拍品上,显得更加丰富一些,并且层次也高低也拉的更高。

    好一些的拍品,价值甚至可以达到媲美一个未开发高上限世界的程度。

    而一般的拍品,大约也就只是一些观赏奇物。

    重要的是,这给封林晩带来了一波快钱。

    同时也为即将举办的活动,拉开了一个序幕。

    扎那扶来到祖星,已经有些时候了。

    虽然星河文明的强大令人向往,但是扎那扶始终都忘不了故土,忘不了孕育他的世界,忘不了故乡的红戈花,忘不了那永远都会挂在天边的紫红色裂痕。

    但是故乡就在记忆的那头,仿佛随时都可以回去。

    却永远都成为了无法去触碰的伤口。

    他的故乡已经破碎了,只有极少数的难民,顺着时空的通道,抵达了祖星,抵达了伟大的星河文明。

    难民们曾经聚在一起,推论世界灭亡的原因。

    有些认为是宇宙的自然更替,世界亦有兴衰生死。

    还有些人认为,是强者的战斗产生了波及,而他们的故乡,正好卡在了那关健的位置,被力量的余波撕裂。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扎那扶渐渐从原本无法言说的愤怒,转变为一种漠然的悲伤,他开始认为,这些揣测和推断,都毫无意义。

    找到故乡毁灭的缘由又如何呢?

    他们已经成为了一群再也回不去家的孤儿,成为了流亡星河的难民,成为了一群连故乡都没有的孤魂野鬼。

    或许当初,伴随着故土一起,踏入永恒寂灭的那些同胞们。

    他们才是真正幸福的吧!

    因为死去的人可以安眠,而活着人,必须永远铭记。

    之前封林晩举办乡歌大会的时候。

    扎那扶还有他残存的族人们并没去参加。

    连故乡都没有了的人,如何还能承受的了思乡?

    而这一次,封林晩举办‘亿万星河,唯有故土’活动,扎那扶其实也是不想参加的。

    但是故乡不再,生活还得勉强继续。

    他获得了活动的门票,被雇佣成为‘职业’观众,必须在特定的时间进入园区,然后造成一票难求,拥堵拥挤的视觉效果。

    毕竟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即便明知道是套路,也依旧是买涨不买跌。

    伴随着拥堵的人潮,扎那扶脸上的兴奋和向往之色,渐渐的收敛下来。

    眼底的冷漠,才是他内心真正的底色。

    周围都是各式各样的异界中人,他们有一些是真的来园区,怀恋故土,寻找安慰。

    但是还有不少人,和扎那扶一样,属于被雇佣来的‘观众’。

    他们负责炒气氛。

    扎那扶还知道,有一些人,拿着更高一档次的报酬,等会要负责闹事,大声责骂主办方没有发出足够的门票,导致他们无法进入园区。

    然后他们又会被早已埋伏好的警卫们乱棍打走。

    对于很多异界之人而言,园区的门票是限购,并且发放数目有限的。

    但是面向广大的原生种,不仅门票价格更低,并且永不限购···看似狭小的园区,其实可以完成极大的人流量吞吐。

    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一种炒作而已。

    一贬,一抬,就能满足原本骄傲的原生种们,他们心理上的某种自傲。

    而很多人,愿意为了这点骄傲买单。

    就像一件商品,先被吹捧的多么可靠、厉害,随后对国外限购,拉高价格。而对内则是采取平价、货源充足的策略。

    其实与出口转内销,墙外开花墙内香,都是一个道理。

    随着人潮的涌动,经历了长达三个小时的拥堵排队···当然是刻意造成的拥堵。

    在许多真正的游客,都对主办方有了怨言的时候,终于大量的观众,完全进入了远去。

    伴随着个人佩戴的手环散发的讯号,不同来历的人,被传送入不同的区域。

    扎那扶看着那远远挂在天边,紫红色的裂痕,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

    却还是黯然的摇了摇头。

    然而一股淡淡的,熟悉而又遥远的花香味,暗暗传来。

    扎那扶面色微变,顺着花香味追寻过去。

    那是一片红色的花海,特殊的,仿佛蝴蝶形状的花瓣,在风中摇曳飞舞着,就像是一大片的红蝶,正在召唤着天边的霞与光。

    远处,有孩童的歌声,咿咿呀呀的传来。

    “我的故乡啊!就在巍峨的付茶娜山川下。”

    “哪里有最美的湖泊啊!还有冰川。”

    “我的故乡啊!是清澈的萨克拉湖。”

    “湖里的鱼儿和虾啊!味甘肥美。”

    “我的故乡啊!在东嘎啦森林···。”

    “森林里丰茂的草木,还有取之不尽的宝藏···。”

    扎那扶突然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泪水穿透了指尖的细缝,洒在这片仿佛故土的土壤上。

    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用嘴亲吻着大地,使劲的嗅着泥土的芬芳。

    熟悉的敏敏羊粪便沾染泥土的味道,让扎那扶难以自持。

    那曾经是他无数梦境里出现,却在现实里开始遗忘的味道。

    “这里是真实吗?还是一场梦境?”扎那扶已经不想去计较了。

    哪怕是假的,他也愿意在这样的梦境里沉溺下去,他愿意死在这里,拥抱世界的温度,宛如回到母亲的怀抱。

    和扎那扶有着同样感触的异界中人,还有很多很多。

    他们看到了遥远或者消亡的故土,看到了那无数次午夜梦回,出现在梦中的人还有歌声。

    他们都沉醉了,不愿醒来。

    “这些都是真的吗?”吕清露站在封林晩的身旁,很少见她说话这么温情,没有任何开车的痕迹。

    但是此刻的她却是真实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真实。

    “谁知道呢?整个园区的核心,是一个超大型的虚实转换器。那是哲学科技中,最顶尖的产品之一,理论上可以将任何的幻想,变作真实。”封林晩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哪怕是他,也无法解释这种星河时代的核心科学造物。

    毕竟,修行和科学,是两个不同的方向,通过不同的视角去诠释宇宙。

    即便是十级强者,也无法达到完全彻底的兼顾。

    “但是我想,这对他们而言,都不重要吧!”

    “得见故土,心中已然无憾。”封林晩说道。

    与此同时,埋在园区中心的某一块石碑,正在散发着莹莹白光。

    而那些星河原生种们,他们进入园区后,看到的却又是不同的画面。

    。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