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花木兰》正文 第505章 我的命是你的!

    “自然还活着,我虽然看不起这样的人,但也不能杀他,若是杀了他,日后就没有人会向我们投降了,我们需要黄康元这样的榜样!”

    常昆冷冷道“杀了黄康元,我愿意投降!”

    赵俊生一怔,随即摇头道“可不可能,我不可能把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一个典型榜样毁掉,否则外人会说我赵俊生反复无常,言而无信!一个人立于世间需要有诚信,失去了诚信,哪怕只有一次,即便是无关痛痒的承诺,朋友便不再相信你,不敢予以重托;上司不再信任你,不敢委以重任;部下也不再信任你,不敢以性命相托,所有跟你打过交道的人都会防着你一手,甚至你最亲的人都对你心怀戒备!你说,失去诚信的代价有多大?我本来是想杀你的,后来我想一想还是算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想要我杀一个向我投诚的人,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底气!”

    常昆脸上的寒意消散了一些,“你为何又不想不杀我了?”

    “各为其主而已,我和你本身没有私仇!”

    常昆沉默良久,就当赵俊生起身要离去之时,他开口了“你只要派人把黄康元叫过来,我自己动手!人不是你杀的,你也没有下令,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不算违背承诺!”

    赵俊生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问“你凭什么让我答应你?”

    常昆突然扑通一声跪在赵俊生身后,“我常昆对天起誓,只要将军让我手刃仇人,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归将军所有,若有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赵俊生转过身来看着常昆问“我很纳闷,就算黄康元杀了万陵,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用整个人为代价让他死?”

    “我是一个孤儿,六岁的时候被将军从村子里的废墟中捡回来,从此悉心教导,视若己出,没有万将军,我早就冻死饿死了,于我而言,将军如父亦师,将军如今被小人所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若不能为其报仇雪恨,枉为人子!”

    赵俊生颇为震动,他问“你是燕军幢将,如今为了复仇却效命于我,可对于燕国君臣来说却是背叛,你不怕担负骂名?”

    “哈哈哈······”常昆惨然大笑,“燕国?我常昆从出生到现在,何尝享受过燕国的半点恩惠?燕国于我只有苦难和罪恶,我为何要效忠于他?是将军把我捡回来,抚养我长大,教授武艺兵法,情同父子,我只忠于将军一人,如今将军已死,燕国与我有何干系?”

    赵俊生深吸一口气,“李宝,派人去把黄康元叫来!”

    李宝抱了抱拳,转身走到营帐外。

    赵俊生身前伸手把常威脖子上的木枷上的木栓扭动,抽出,拉开木枷丢弃于地,抓住他手腕上的铁链催动真气将其震断,又以同样之法震断其脚链,使他恢复自由。

    常昆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躬身对赵俊生抱拳道“多谢将军成全!”

    没过多久,李宝在外面禀报“将军,他来了!”

    赵俊生看了一眼常昆,转身走出营帐。

    黄康元连忙对赵俊生抱拳弯腰见礼“小人拜见将军!”

    “嗯,黄康元啊,里面有人在等你,进去吧!”

    黄康元面露疑惑,赵俊生却是说完就走了,留下黄康元一脸的疑惑,他撩起帐帘走进去·······

    赵俊生还没有走到牙帐,李宝就带着常昆追了上来。

    赵俊生扭头一看,“完事了?这么快?”

    常昆嘴角扯了扯,“将军,这又不是找女人,不用顾忌别人的感受!”

    “这话似乎有道理。行了,你先暂时做李宝的副手,你们二人分工,轮流在我身边当值!李宝,你给去给他弄几身行头,给他一个单独的营帐!”

    李宝和常昆抱拳答应“是!”

    次日大军开拔,赵俊生和花木兰带着大军一同上路,赵俊生要打凡城和以北地区,花木兰要打平冈及周边两县,一直到平冈之前两人都是同路,等到了平冈,赵俊生才会带着幽州军与花木兰分开。

    贺多罗却是从一开始就走另外一条路去打阳武,无论哪一路人马,要走的行军路线都不是一马平川,这中间要跋山涉水、穿山越岭。

    赵俊生和花木兰各自率军在前往平冈的路上合为一股,一同前进。

    花木兰看见赵俊生身后多了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那日在卢龙塞差点烧死她和手下二十多兄弟的燕军幢将。

    赵俊生发现了她的目光和变化的神情,主动介绍道“木兰,这个你应该认识,他就是当日与你交手的燕军幢将,他叫常昆,已经投效于我!常昆,这位是花将军,想必你也不陌生了,她是右厢军大将,也是我的未婚妻!”

    常昆一看花木兰,心下惊讶不小,这才知道花木兰是一女子,抱拳道“卑职见过花将军!”

    当着赵俊生的面,花木兰不好发作,只对常昆点了点头,然后打马向前奔去,赵俊生一看,知道花木兰心里有想法,只要打马追上去。

    待离开大队人马一段距离,花木兰放慢了速度,回头道“俊生哥哥,你明知道他差点把我和二十多个兄弟全部杀死,我带去的两百人马都是被他带人杀的,你还收降他,存心给我难看是不是?”

    赵俊生脸上堆起了笑容,“木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这也不怪你,手下那么多兄弟都死在他手上,换做是我也难免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不过你可以转念一想,他的手下被你杀的也不少吧?你和他此前从未有过交集,素不相识,若不是这次东征,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你和他没有私人仇恨,之所以敌对是因为立场不同,各为其主而已,倘若我问他恨不恨你,我敢跟你赌一下,他绝对会说不恨你!”

    “木兰,你一向很理智,怎么这事就分不清公和私呢?现在他投效于我,与你就是同一阵营了,你们就再没有敌对关系,你不能再敌视他了,要不然人家会说我家木兰肚量不足,可你却不是肚量不足的人呐!你想想,常昆与那些被贺多罗杀害的燕国村民有何不同?你都同情那些无辜村民,为何就不能以正常的眼光看待常昆呢?”

    花木兰扭头看向赵俊生,脸色缓和了不少,“好吧,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可我还是不能把他当成李宝一样,你也别指望我会给他好脸色,不过我答应你,肯定不会再敌视他就是了!”

    赵俊生放心了,他也知道让花木兰像对待李宝一样对待常昆是暂时做不到的,这需要时间,“这就对了,我就知道我们家木兰是一个大度和公私分明的人!”

    “嘁,少拍马屁!”

    赵俊生哈哈一笑,转身对常昆招了招手。

    常昆看见后打马跟上来抱拳“将军有何吩咐?”

    赵俊生想了想问道“卢龙塞的降兵你已见过了,他们之中有多少是你认识的?”

    常昆道“要说认识,属下几乎都认识,只是熟悉与不熟悉的区别,属下在卢龙塞还有些人缘,他们也应该都认识我!”

    赵俊生权衡了一下,对常昆说道“我是想让你从这些人当中挑选一些人充作斥候打探军情消息,这些降兵毕竟是本地人,对打探军情消息有很大的帮助。不过这些降兵都不是你的亲信,用起来只怕也不太放心······这样吧,你去找李宝,就说我说的,让他给你十个人,你带着他们去前方探路,顺便摸一下燕军在冀阳郡的兵力部署!”

    “遵命!”

    常昆找到李宝要了十个人,带着他们就出发了,他刚开始对这十个新手下不以为然,但他很快就发现这十个亲兵都不简单,每个人的弓马骑射都很厉害,对侦察敌情和打探消息都懂一些。

    另一路,贺多罗带着领军三千人马走另一条道去阳武。

    贺多罗坐在马背上任由战马前行,他拿着地图看了看,对身边的将校幕僚说“以这种路况,从这里到阳武有五天路程,传令下去,让大军加快一些速度,咱们不能让花木兰和赵俊生拔了头筹!”

    传令官正要派人去传令,却被主薄刘密阻止,“等等!”

    刘密见贺多罗看过来,他拱手道“将军,借一步说话!”

    两人骑马走到路边,让身后的人马通过。

    贺多罗道“这里没别人,就咱俩,说罢,你有什么想法?”

    刘密问道“将军不想让花木兰和赵俊生拔了头筹,属下很理解,不过······这二人屡次与将军作对,屡次让将军难堪,将军就不想报仇吗?”

    贺多罗脸色有些不好“你这是什么话?本将军早就恨不得弄死他们,可一直找不到机会和办法啊!”

    刘密笑道“将军,这一次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就看将军敢不敢做了!”

    贺多罗立即说“有什么是本将军不敢的?你说!”

    。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