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狠人》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添干将

    肯定有读者会问了,为什么沈有容这么牛,屡立奇功,但在历史上却不是很有名呢?说起来这也和沈有容的脾气有关,这家伙不仅本事牛,脾气也很牛,别人打战都想着升官发财,哪怕是一生清正的戚继光也曾刻意交好张居正,给张居正送过美女和钱,而沈有容却是个另类,他喜欢撂挑子,尤其是对上官不爽的时候他就直接辞官走人了,大家只要去百度一下沈有容的生平就会发现,在他一生四十余载的军旅生涯中,撂挑子的次数高达上十次。

    而且沈有容撂挑子撂得很坚决,哪怕是上官不准,他也照撂不误,比如公元1591年沈有容晋升源图钦总,发现在辽东兵制,训练,守备等处皆有不少缺陷,便上书反映此事。提建议本是一件好事,但在明朝做为一员武将去提建议,便是犯忌讳了,所以沈有容上书遭到了上司的一顿申饬,他便觉得有些灰心了,于八月份上述托疾乞归。但他上司置之不理,等待一年也没有结果。后来,沈有容就拆了旧公房来盖公馆,被一个与他有隙的同事揭发,才得以解甲归田。

    还有沈有容在浙江任职的时候,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十分伤心,也没等上司批准他“丁忧”,当天便弃官而去,未经批准弃官而去这可是大罪啊,由此可见沈有容的脾气有多“牛”!

    这样的牛脾气在明朝官场自然混不开了,要是别人只怕早被整死了,可沈有容没事,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家伙是有真本事的,每到遇到危难的时候就会想到他,所以沈有容就成了“救火队长”,哪里要打硬战了就会启用他,然后打完胜仗这家伙就会继续撂挑子,所以尽管战功赫赫,但是官却始终做不大,到死才封了个都督同知,就怪不得在历史上声名不显了。

    沈有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讲义气,他打了胜仗得到封赏,从不独吞,都会分给自己的同僚和部下,而且他对于赏识自己的上司,也向来是士为知己者死,在福建的时候,福建巡抚朱运昌赏识他,后来朱运昌因病去世了,沈有容十分伤心,七次具文乞归。任登州总兵的时候,登莱巡抚袁可立十分倚重他,东江总兵毛文龙依仗阉党势力十分跋扈,不听袁可立调遣,沈有容便和当时大名鼎鼎的毛文龙硬怼,后来袁可立遭贬斥去职,沈有容也决然随去,可见他是多么的重情重义。

    沈有容有八个儿子(可见这家伙在那方面也挺猛啊),也是个个忠烈,却没听说过他有女儿,所以怪不得郭致远听说沈君蓉是沈有容的女儿会如此吃惊了,不过这也让郭致远望着沈君蓉的目光更加炙热了,这要是能够通过沈君蓉的关系把沈有容这位绝世猛将网罗过来,那他的宏图大业何愁不成啊!

    想到这里,郭致远激动地直搓手掌大笑道:“原来沈姑娘是大名鼎鼎的沈有容将军的女儿啊!真是将门出虎女啊!失敬失敬!”

    沈君蓉被郭致远炙热的目光盯着老大不自在,她也有些诧异,沈有容此时虽已有些名气,但却远远称不上大名鼎鼎,其职位也不过是海坛把总,根本不值得郭致远去巴结,便冷冷地道:“我与沈有容早已断绝父女关系,你不用把他和我扯到一起”

    郭致远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在这个极其注重伦理的时代,沈君蓉却对沈有容直呼其名,可见关系确实十分恶劣,想想也对,沈君蓉既然是沈有容的女儿,却跑到古田来当土匪头子,其中必有很大的隐情,再联想到沈君蓉对男人的仇恨态度,这隐情估计是个大瓜啊,只是郭致远虽然极其好奇其中的隐情,但也知道这多半涉及到沈君蓉的痛处,这要再追问下去就等于揭沈君蓉的伤疤了,这要把本已打算归顺的沈君蓉气走他可就亏大了,便挠挠头讪讪地笑道:“既是如此,我们便不提他,不过沈姑娘既是将门之后,让姑娘只做教官确实太屈才了,我想请姑娘担任自新军的指挥,不知姑娘可愿意?”

    沈君蓉眼睛一亮,她也是胸怀大志的人,自然希望带的兵越多越好,望了郭致远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兵都带跑了?”

    郭致远哈哈大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郭某若是这点气量都没有,还谈何做一番大事业呢!”

    沈君蓉深深地望了郭致远一眼,抱拳道:“多谢大人信任!我沈君蓉定不负大人所托,如违此誓,天诛地灭!”猛然她又想到了些什么,犹豫道:“只是婉儿那里”

    郭致远摆摆手笑道:“我比你了解她,她若知道你肯担任自新军指挥只会更加高兴,我会和她说的,你不必担心”

    随后郭致远召集自己的团队骨干成员把沈君蓉加入的消息一说,楚婉儿果然毫无芥蒂,亲热地拉住沈君蓉的手道:“大姐,太好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这话容易引起歧义,俏脸一红说不下去了,其他人对于沈君蓉的加入也十分高兴,纷纷上前祝贺郭致远麾下再添一员干将。

    郭致远孤身闯入陈府将强奸民女的陈仁义带出按律正法的消息传出,在古田县引起了极大的震动,百姓们是口口相传,说古田出了个郭青天,不畏强权,专为百姓做主,而地主乡绅们听到这一消息也是十分震撼,意识到郭致远做事的决心和魄力,心生惊惧,阻扰郭致远重新丈量田地清理隐田的力度也一下子小了好多。

    郭致远收服了沈君蓉这员干将,重新丈量田地清理隐田的工作也取得了进展,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这时他的便宜老爹郭正域给他的来信也到了,看着厚厚的一摞信纸,郭致远心里也十分感动,到古田上任这么久他一直忙于公务,都忘了给便宜老爹写信,连忙展开信纸看便宜老爹给他写了什么,看着看着郭致远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